保安吴彦祖

旅行精选:

阿志鹏:

青藏线

暑假又快来了,遥想起去年青藏线,在计划坐青藏铁路回去的过程中,突然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,我决定不坐火车回去了,再次启程,追随老白的步伐,搭车走青藏高原到青海,完成这一条大环线,再从西宁坐火车回学校。老白花了3天多的时间就到了西宁,我花了4天到!

猎影人:

香港是什么呢?

百里长歌:

《在不幸的世界里,庆幸你也是风景》

一部沉郁的影片包揽了今年金马奖的众多大奖,《踏血寻梅》除了让人们认识了再一个初出茅庐的青涩女演员春夏,也将八年前轰动香港的王嘉梅案又一次翻了翻落满尘的卷宗。正如翁子光导演所探求的那样,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这件事,以及它发生的因果,不仅如此,我们还在其中发现了一间看得见风景的房间。

王佳梅搬来香港已两年,由于没经济能力,但为了脱离妈妈与继父的家庭,不得以最终走上了援交少女之路。与此同时,深受情伤的货车司机丁子聪在网络上遇到了佳梅,两人在MSN聊起来就像知心朋友,分享彼此的故事,甚至是谈到了爱与恨,生与死。案发当天,佳梅跟丁子聪见面了。他们在房子里畅聊,游玩,一室欣悦,最后,二人来到床上,交合时佳梅跟丁子聪说她想死,丁子聪捏住了她的脖子,直至佳梅断气。

已经有足够的案件判定丁子聪是凶手,但若是这般,我们每个人还和八年一样,无法得知案件的始末,也仍旧不明白初次见面的人为什么会在欢愉时起了杀机。影片在其中加入了负责调查的警官臧Sir一角,在同事的眼中,臧Sir是一个怪警员,他查案很多时候都不在意案情,却把案中人物的底细查根究底,并且,他还有一个习惯,就是与事发的现场合影。电影《踏血寻梅》用了分段式的手法,分别从旁观者警察、受害者佳梅、施害者子聪的角度来看整件事。

王佳梅是谁?
一个跟随母亲改嫁,从湖南到香港生活的女孩,一心梦想着当明星,可以有独立的经济来源,可以离开母亲和继父的家。她唯一的精神寄托就是远在湖南老家的父亲,但她还没有能力回去看望他,偶尔只能用一句简单的“恭喜,曼联输了”向喜爱足球的父亲问候。没有人会否认王佳梅求死的傻,但也不会有人否定她曾努力的年华,为了挣钱,她可以脱掉高跟鞋在火热的日头下发传单,可以在快餐店当一名辛苦的服务员,还可以脱去华丽的外衣,拍摄灰头土脸的公益广告,那时的她还是那个挣钱养梦想的纯真姑娘,直到她走上援交的道路。然而,王佳梅并不适合这条路,因为该走肾的地方她走了心。

佳梅爱上了一个男孩子,她以为自己的人生可以有了依靠,不再是一辆暂停即走的公车,谁知那个男人也成了过客。佳梅的生活回到起点,在香港的城市中,她依旧是孤独的。

丁子聪是谁?
工人,租客,在心里默默喜欢着一个女孩,床前挂着已故母亲和善的旧照,虽不及勤恳,但也不萎靡于生活。终于,王佳梅遇上了丁子聪,两人在网络上相谈甚欢,如知己一般,但也正是两人的相遇,才促成了这一幕荒诞的悲剧。

香港是什么?
对于游客来说,清晨的旺角街头,和傍晚铜锣湾的热闹,就足以看遍香港群像,因为这里包含了无数港片中的场景,这就是外人眼中的香港。但是对于居住在香港的外来客来说,香港远不止这些。

在香港,许多想移民到此地的妇女不得不嫁给了这里上了年纪的男人,王佳梅的母亲亦是如此,住在古惑仔里经常出现的,被敲门催缴保护费或高利贷的公共出租屋里,十几二十平米大的地方住着一家几口甚至几家人。来到香港的佳梅的粤语说得并不好,跟继父的关系也十分僵硬,早早就想要出去赚钱离开家,于是,渐渐地,王佳梅在这座城市里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,也就成了城市里的孤独人。

那么,案件究竟缘何兴起?佳梅又为何被残忍分尸?这两个问题是我们看影片时带着的疑惑。值得欣慰的是,丁子聪好像给了我们这个答案,但同时,也给了生活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被逮捕后,丁子聪平静地叙述着自己杀人分尸的过程,如日常的流水账一般,而对于杀人动机,他却一直刻意地回避,直到臧Sir问他:你为什么恨王佳梅?丁子聪笑了。恨?他怎么会恨呢?丁子聪坦言,自己不仅不恨佳梅,甚至还有些喜欢佳梅。但是……他恨人!他不想佳梅成为人,于是,他杀了她,甚至肢解了她为人形态的尸体。但丁子聪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自己其实是杀了两个人,这条命,也正是害死佳梅的罪魁祸首。

佳梅终于从“死就死了”变成了“我想死”,房间里的布景也换了,那张佳梅爱不释手的美人画报,最终被自己的黑白肖像所取代。如果没有这件事,佳梅就会像未来的姐姐一样,不知道被谁搞大了肚子,却依旧窝在破旧廉价出租屋内带着孩子。佳梅最终还是逃离了这座繁华但令人窒息的城市,她信天主教,而萍水相逢的丁子聪,正是她教义中的救赎。

影片的最后一个章节,名为“看得见风景的房间”,还记得在今年的奥斯卡提名影片《房间》中,“房间”一词成了束缚母子俩的牢笼,而在这里,却被涂上了一层看不见的保护色。对于王佳梅和丁子聪来说,理想就是房间,而房间外是令人生厌的寂寞和破败;对于观众来说,镜头就是房间,而镜头内则是令人扼腕叹息的悲剧;对于“人们”来说,香港就是一个大房间,高楼大厦与穷弄矮巷并存,还有无数行色匆匆的路人,电影中有许多香港普通市民的镜头,毕竟,除了王佳梅和丁子聪,这里还有许许多多的香港人像,而他们中的许多人也正在过着王佳梅、丁子聪那样的生活,成了繁华世界的孤独人。

最终,我们也无从得知这是否就是丁子聪的杀人动机,但我们却感受到了现实冰冷的触感。除此之外,世间还有一群和臧Sir一样的人,用相机定格了每个发生了的或是正在发生的悲剧,为世人所警醒。

旅行精选:

斑马斑马:

辛苦了斑马先生 连着赶了两天路 回到了心心念念的喀什 下午花了大量时间一起整理了这两天路上的照片 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去人民公园遛弯 平凡生活的点点滴滴 因为对方的陪伴而弥足珍贵 夜市的石榴汁 西瓜 鸡汤 大概都会成为以后想起你的点缀吧 谢谢你 晚安 | 2016.4.27 喀什 | 斑马先生&斑马小姐